2022-11-24 14:11:46

保守党在保守党党代会上交战

内政大臣苏埃拉·布雷弗曼指责她自己的保守党议员对英国首相利兹·特拉斯发动了一场“**”。财政大臣夸西·夸尔滕(Kwasi Kwarteng)无法证明市场对他的“迷你预算”的灾难性接受是合理的,他将自己准备不足归咎于女王的葬礼。一位重要的**部长佩妮·莫当特(Penny Mordaunt)打破了传统,公开批评唐宁街。鲍里斯·约翰逊(Boris Johnson)的前大臣迈克尔·戈夫(Michael Gove)、格兰特·沙普斯(Grant Shapps)或普里蒂·帕特尔(Priti Patel)不断抨击特拉斯,好像他们已经在竞选了。一位首相,在一次又一次的采访中,肯定她“准备好不受欢迎”,以便“做出艰难的决定”(很像她的偶像玛格丽特·撒切尔),但在几个小时内就放弃了这个想法,废除了45%的所得税税率(这是给最富有家庭的礼物)。

10月5日(周三)在伯明翰结束的保守党全国代表大会上,不时出现的悲喜剧情节可能更多。英国右翼展现了一幅引人注目的景象:一个政党正处于内爆的边缘,与一个一个月前刚刚成立的**公开开战,但看上去已经奄奄一息。

负责商业、能源和工业战略的国务卿雅各布·里斯-莫格(Jacob res - mogg)称许多反对水力压裂法的人为“勒德分子”(指19世纪初为了抗议失业而破坏工业机器的工人),并指责他们“得到了普京政权的资助”。苏埃拉·布雷弗曼说,“她的梦想”是看到满载滞留寻求庇护者的飞机飞往卢旺达。

本杰明•迪斯雷利(Benjamin Disraeli)和温斯顿•丘吉尔(Winston Churchill)领导的政党是如何吞噬掉自己的领导人(特蕾莎•梅(Theresa May)执政三年,鲍里斯•约翰逊(Boris Johnson)也只干了一点点),把权力的控制杆交给自由市场教条主义者或右翼极端分子的?

过于简单化的经济观点

保守党开始表现出一些磨损:执政12年,战绩平平,保守党正努力重塑自我。卡梅伦**多年的紧缩政策加深了不平等——教育、医疗、儿童贫困率非常高(27%的儿童生活在贫困家庭)以及对食品银行的日益依赖(大型的特鲁塞尔信托网络近几个月分发的食品比疫情前多50%)。国民医疗服务体系(National Health Service)已无力应对,经济增长依然乏力,实际工资在过去十年停滞不前。保守党发现,越来越难以将这些失败归咎于自2010年以来下台的工党,或自2021年1月英国脱欧生效以来的欧盟。